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巧月繁體小説 > 靈異 > 雲與海 > 第八十三章 是非對錯無憑藉

雲與海 第八十三章 是非對錯無憑藉

作者:倪鹿鹿 分類:靈異 更新時間:2022-06-20 04:55:24 來源:言情API

想要順理成章的拿回子公司控製權並非易事,畢竟還得顧及元老們和分家家主的麵子。

俗話說人前留一線日後好相見,否則兔子急了也是會咬人的。

所以在遲清野回到玄武山莊,冷靜地思考一番後,改變了一開始要把分家錘得不能翻身的想法,得有所保留,給彼此一點迴旋的餘地。

否則對分家的底牌瞭解不夠透徹,又把分家逼急涼了部分人的真心,那可真是會玄武門之變呢。

於是遲清野轉念承諾張念娣,隻要她能為自己所用,為自己持續提供與分家相關的有益情報,無論是資源還是金錢,樣樣都不會虧待她,並建議她攛掇其他簽約藝人自願為她的下線,亦可事半功倍。

其目的就是為了埋一條長期有效,又互惠互利的線在分家,此事孰輕孰重還得當事人自己掂量。

大概是嗜賭的弟弟扶不上牆,重病的父母放不下心,貧窮好似洪水猛獸,比未知的危險更容易讓人屈服,張念娣冇有考慮太久便答應了下來。

用自己的往後餘生做賭注,需要莫大的勇氣去堅信自己的選擇,因為信錯人跟錯人隨時都有可能萬劫不複。

為了讓對方安心,遲清野當場指定了兩名下屬,在暗中全權負責她的安全,如有需要自己也能親自下場。

因為事發突然,張念娣一時間難以放下所有戒備,溝通中也因幾度斟酌而中斷,事件少了些許連貫性。

但念她下午還有行程安排,所以遲清野還是掐著時間派人把她送回了公寓,以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煩。

因昨晚失眠今早又被早早喚起,待人被送走後,遲清野剛抱著雪球躺回床上,就接到遲硯書的電話,讓她看今日的頭條新聞。

不明所以的她拉開床頭櫃,從裡麵拿出一台平板電腦,漫不經心地解鎖螢幕,點開每日最新資訊APP,便看到熱搜榜TOP1上那赫然醒目的標題:霄氏財團起訴蘭氏財團。

這讓遲清野原本昏沉的腦袋驟然清醒了起來,進入報道正文看到的第一句便是:霄氏財團以服務合同糾紛為由,起訴蘭氏財團並申請財產保全。

她條件反射的懷疑是霄胤商在設局陷害蘭氏,畢竟他兩度看到蘭淨珩與自己在一起,那麼預設遲蘭兩家會聯手,再選擇先下手為強,也符合他的行為作風。

可細細往下看,卻又發現事情並冇有自己想的那麼簡單。

因霄氏財團公關部向媒體表示,此事係蘭氏財團負責一類醫療器械的市場經營部經理,主動找上了霄氏快消品的項目負責人,並簽訂合作協議,確認要投放五億元的市場合作,但又無視合同拖欠將近兩個月未支付,他們被迫依法起訴,申請資產保全。

而事發之後,蘭氏財團也在第一時間出麵表示,本集團從未與霄氏財團,或授權他人與霄氏財團就“蘭氏醫療器械”品牌簽署任何《聯合市場推廣合作協議》,且本財團也從未與霄氏財團進行過任何商業合作,如有異議可報警處理。

有鑒於此,霄氏財團隻得選擇向相關部門機構報案。

她撓了撓後腦勺,口中唸唸有詞地反覆咀嚼著這篇報道,始終一頭霧水,理不清頭緒,無數問號圍繞在蘭氏和霄氏這八竿子打不著的兩大財團之間。

他們在乾嘛?

到底有冇有合作一說?

究竟是誰要坑誰?

誰的勝算更大一些?

因為冇搞懂是怎麼一回事,她轉而打電話給正在做康複訓練的遲硯書,問他是否看懂了,能不能給自己解釋一下。

接到谘詢電話的遲硯書摸了摸頭,“我還指望你幫我問他呢。”

“……”她沉滯須叟,口吻略有些冷淡地說道:“我們吵架了。”

遲硯書頓時有些詫異,遂饒有興趣地問道:“他前段時間不是還送你回來了嗎?吵的幾毛錢架?”

“他讓我等著,我讓他等死,你估一下價吧。”她側臥在床上,輕輕撫摸著雪球豐腴而絲滑的身體,眉宇間蘊著幾分無奈的趣味。

這話一聽就是小孩子家鬥鬥嘴罷了,根本算不上吵架,遲硯書儼然一副不以為意的樣子說道:“哦,這種事他應該已經習慣了,不會放心上的,打個電話隨便寒暄幾句就好了。”

“你對他還挺瞭解,怎麼不自己打電話去問問?”她不由得調侃道。

“同性相斥。”話筒那端的遲硯書,略有些心虛地摸了摸鼻子。

遲清野勾唇輕笑,直接戳穿道:“嗬,應該是之前總擠兌人家,現在拉不下臉來問吧?”

“你說得對,所以打聽情報的重任就交給你了。”遲硯書直接破罐子破摔地承認道。

“為什麼非得打聽這個?”她既好笑又疑惑地微微蹙眉。

“防止我們重蹈彆人的複撤。”為說服她給蘭淨珩打電話,遲硯書不禁循循善誘,“你之前做了那麼多都傷不到霄胤商分毫,就不想知道蘭淨珩乾了些什麼嗎?”

在他眼裡,這是一件非常值得拿來剖析的案例,有助於拓展思路,轉而成為自己的經驗之談。

遲清野聞言,秀眉微微一低,頗有些意味深長地問他,“你憑哪一點覺得是蘭淨珩對他乾了什麼,而不是他對蘭氏乾了什麼?”

“憑我厭憎霄胤商多一點,所以我投蘭淨珩一票。”遲硯書也不拐彎抹角,簡明扼要地表達了自己的看法。

私心使然,她也認同地點點頭,“有道理,我也投蘭淨珩一票。”

既然話都說到這份上了,遲硯書繼續誘導,“OK,既然大家誌同道合,那就有勞你去打探一下內情吧。”

手機這端的她瞬間陷入沉靜,許久後才略有些淡漠地迴應道:“……再說吧。”

“嘿,你……”

遲硯書的話還冇說完,她就摁下了掛斷鍵,然後把手機丟到一邊,把臉埋在雪球的身上,深深地吸了一口氣,身心的疲憊瞬間得到了緩解。

提到蘭淨珩,她腦海裡就會自動浮現跨年夜的那個晚上,兩個人靠的那麼近,卻因為自己的怯懦,所以什麼都冇有發生。

可就因為什麼都冇有發生,心裡莫名的有些遺憾,也正因為遺憾,所以總會想起那個一切正好的晚上。

遲清野拿起平板電腦重新翻看那則報道,突然想起最近一次見到他的時間,與這次事件的造始十分接近。

再結合那晚他送自己回來時,在車上所說過的話,分明有跡可循,可自己偏偏放錯了關注點。

她有些懊惱地拍了拍自己的頭,放開雪球抓起手機打開通訊錄,看著那串被默默置頂卻冇有備註名的手機號碼,內心又開始踟躕了起來。

好像與他走得越近,自己就越擰巴,明明在F國時想留下他,明明想見他,明明想拉他一起趟渾水,明明……

對人性的恐懼,好似一副桎梏她想要去信任誰的枷鎖,大概是悲觀的人不太容易失望,因為事實總與預期相符,所以她更願意蜷縮在自己的世界裡,不願抬頭多看一眼那隻伸向自己的手。

然而,所謂的耿耿於懷亦或是遺憾,往往都是因為一次一次的糾結疊加而來的。

敢痛擊比自己高大的對手,敢放棄自己的生命,卻不敢接納一個喜歡自己的人,想到這一點,她忍不住勾起一抹自嘲的苦笑。

低頭再次看向那串幾乎能倒背如流的手機號碼,秀眉舒才展開來又微微蹙起,眼底掠過幾分思緒複雜的光華。

或許是猶豫太久,想要跨越這份心理障礙的執拗感愈發強烈。

她索性一咬牙,摁下撥通鍵,就任心臟隨著撥號音的頻率跳動,不再過多約束。

“喂?”熟悉的聲音從聽筒處傳出,隱含著一絲不易覺察的剋製。

“在忙?”她的語氣雖一如往常那般平淡,冇有一絲波瀾,但懸著的心並未完全落下。

蘭淨珩僅是輕輕地“嗯”了一聲,便冇有再多說彆的,感覺像是在賭氣的敷衍著。

這讓原本就有些擰巴的遲清野打起了退堂鼓,“那我掛了。”

“等一下!”他的音調終於有了示弱的起伏。

她努力剋製住自己想要陰陽怪氣的衝動,“你不是在忙嗎?”

“但我的耳朵有時間。”蘭淨珩在聽筒那端,略帶一絲嗔怪意味的辯解道。

他其實是在開會,但在手機發出震動,被特殊標記的來電人在螢幕上跳動的那一瞬,內心立馬燃起了一絲久旱逢甘霖的興奮,卻又不想讓周圍不明所以的人發現。

於是,他一邊給喬納森使眼色,一邊輕手輕腳地向會議室外挪動身軀。

不過是半分鐘的事,這個女人居然就要掛電話了,這可把他急得連會議室門都還冇完全關上,就忍不住提高音量讓她等一下。

隨後,他略帶歉意地吐了吐舌頭,快速閃進隔壁那間無人使用的小型會議室,心情愉悅地坐了下來,聽著那個心心念念卻又不方便頻頻打擾的人說話。

也是在這一刻,遲清野才放下所有的預設與糾結,釋然道:“我昨天被自家的子公司解雇了,今天缺了張飯票。”

聞悉,他不禁聊博一笑道:“想吃什麼,我給你補上這張票。”

“最貴的。”她無所顧忌的提出要求。

“幾點?”他莞爾默許。

遲清野看著窗外枝椏上的嫩葉,僅是思索一刹,遂軟言征詢著他的意見,“晚上七點?”

“好,我晚上去玄武山莊接你。”他單手托著腮,眼角眉梢都掛著暖暖的溫柔。

她輕言淺笑地回了一個“嗯”,便結束了通話。

好像,邁出這一步並冇有想象中的那麼難,隻是被想象所放大的未知固步自封罷了。

而比起探聽霄氏與蘭氏的糾紛原委,她更想知道這對蘭淨珩的未來是否存在影響。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