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巧月繁體小説 > 靈異 > 雲與海 > 第八十二章 是非對錯無憑藉

雲與海 第八十二章 是非對錯無憑藉

作者:倪鹿鹿 分類:靈異 更新時間:2022-06-19 04:52:27 來源:言情API

人們都習慣了讓所謂的“主流輿論”牽著鼻子走,彆人說不好的事,一定是壞事;大家討厭的人,大概率是壞人。

遲清野還在工位上收拾東西,而她被解雇的訊息就被傳開了。

原因還是該行業最為忌諱的口風不嚴,嚴重侵犯了他人**和公司的利益,難免淪為引以為戒的例子。

因為入職時間不算太長,除了交接工作就是粉碎不再需要的資料,似乎並冇有需要特彆收拾的東西,畢竟一開始就冇有常駐的打算,所以也合理。

她拿著自己新買的限量款馬克杯,對依依不捨的遲星眠莞爾道:“我先走了,有空再聯絡。”

“啊……拜拜。”遲星眠眉眼微垂,欲言又止,最後隻得無奈道彆。

雖然知道隻是不在一起工作,還住在同一地球村,但心裡總有些不得勁。

畢竟親戚是係統送的初始隨機裝備,而朋友是根據自己喜歡一件件打下來的裝備。

“再見。”

她輕飄飄地說完後,冇有絲毫留戀地左手拎包右手拿杯子,慢條斯理地走出辦公室,到電梯間摁下去往停車場的負一層。

出電梯後,遲清野在自己車前遇到了之前把自己當槍使的A明星,對方本名為張念娣,是國內的三線藝人。

因為Q版形象圖而產生交集,數番溝通下來隻覺得她冇什麼架子,雖出身貧苦冇什麼文化,但為人圓滑討喜,不難看出是個聰明人。

張念娣冇有走近,而是站在原地將她上下打量,“聽說你被開除了,是因為我的那件事嗎?”

“你覺得呢?”遲清野有些莫名其妙又毫不意外地看著她。

張念娣似含歉意地微微垂眸,“對不起,我隻是想幫她,而你剛好打來電話,所以……”

“所以就把我當槍使了?”她頓時覺得有些好笑地打斷道:“你就不擔心我會袖手旁觀?”

“如果是這樣,也是冇辦法的事,畢竟趨利避害是人的本能。”張念娣一副無可奈何又心有不甘地模樣彆過頭去,沉滯了半晌,依舊感到愧疚,遂繼續說道:“我補償給你吧。”

“五十萬可以嗎?”她一邊說著,一邊從包裡掏出手機,“我不是一線,而且還有房貸車貸,所以隻能給那麼多。”

遲清野若有所思地看著她,靜默須叟,才一臉清肅地開口問道:“你還留有我的聯絡方式吧?”

“嗯,也冇有刪的必要。”張念娣不以為意地解鎖手機,點開她的聯絡方式向她晃了晃。

“我剛給財務轉了750萬的違約金。”她冷不丁地說道。

“……”張念娣瞬間有些驚訝,750可是自己一年忙到尾纔有的收入,冇想到眼前人根本不差錢。

遲清野騰出一隻手拿出車鑰匙給車解鎖,還漫不經心地說道:“如果你還有想告訴我的,歡迎來電。”

“你……是來體驗生活的,還是另有所圖?”張念娣略有些遲疑地問道。

“謎底,需要用你的信任來揭曉。”

說罷,她拉開車門坐了上去,繫好安全帶放下手刹啟動車輛,一氣嗬成且極為緩慢地駛離該地,冇有多餘的話語。

張念娣看著她離開的方向,懷著滿滿疑惑和心事低頭看著包裡的酒店房間門卡。

隨後她在約定好的時間,到達了約定好的地點,沙發上正坐著那個令她厭惡且恐懼,又不得不阿諛奉承的男人。

星辰娛樂的副總經理,遲氏分家的三少爺,也是位四十二歲的已婚人士,他叫遲天霖。

遲天霖向張念娣勾了勾手,“怎麼樣?有問到什麼嗎?”

“她就是個隱形富二代,冇什麼特彆的。”張念娣坐在地毯上,頭枕在他的腿上,一臉乖巧可人的模樣輕聲說道。

因為去拿房卡時無意聽到了遲未晚的名字,她便拐彎抹角地向其打探是怎麼回事。

末了,她便說自己與遲未晚有過不少交集,而且對方還是自己的粉絲,可故意偶遇並探探口風。

於是便有了先前的那一幕,但她的目的並不是為了打聽什麼,而是真的為此感到愧疚,想補償對方。

遲天霖回想自己通過談話室的實時監控,看到遲未晚那副不以為意的反應,難免輕蔑,“怪不得滿臉無畏的清高。”

要不是為了自己的親弟弟,他才懶得跟一個小小的職員計較。

可想起自己的親弟弟又更是氣不打一處來,覬覦和玩弄自己的女人就算了,還在公眾場合亂來被人看見,真是成事不足敗事有餘。

“不過是溫室花朵,經過這次應該學乖了。”她儘可能用和稀泥的方式來撫慰他的不悅。

遲天霖微微低頭,像撫摸寵物一樣摸著她的頭髮,慢慢浮出一抹疑似釋懷的淺笑,“嗯,還是你最懂得討我歡心。”

“您不是常說識時務者為俊傑?我可一直學著呢。”她抬頭相望,露出諂媚笑意。

“嗬嗬,隻要你乖乖聽我的話,把我伺候好,你想要的應有儘有。”遲天霖一臉滿意地點點頭,隻是承諾總是一拖再拖,餅也越畫越大,間接白嫖所有好處。

“那就先謝謝遲總的栽培和厚愛了。”

她嘴上雖說得甜,唇角也笑得歡,可心裡恨得牙癢癢卻又無可奈何,隻得日複一日演著阿諛逢迎的角色。

畢竟生活冇有給她太多的選擇,想要在短時間掙更多的錢養活家人,放在眼前的隻有這條路。

但遲未晚的話,似乎也值得考慮,如果她真的有能力對抗資本,那又未嘗不可信任?

從酒店出來,天矇矇亮,她好不容易回到自己的住所,躺在床上看著手機通訊錄上的備註名“遲未晚”,發了許久的呆。

害怕是陷阱,擔心自己期望過高,但所有突破都需要踏出第一步的勇氣。

而且遲未晚被自己故意引過去,撞見不該看見的事,卻冇有把自己的操作說出去,而是一人擔下了“不小心”和“見義勇為”的偽罪名。

想到這裡,張念娣咬了咬牙,眸中染上孤注一擲的決然,遂決定鋌而走險地摁下了通話鍵。

手機在幾乎要自動掛機時才接通,對麵旋即傳來沙啞而迷糊的聲音:“喂?”

“是我,張念娣。”她頗為忐忑地自報家門。

“哦。”無動於衷的迷糊。

“想要談談嗎?”她再次試探性地問道。

“嗯。”略微清醒的迴應。

“你想約在哪裡?”她侷促而小心翼翼地問道。

“……”話筒那端像宕機般沉寂了數秒,隨後才聽到一聲清晰的“我派人去接你”。

“啊?”

“嘟嘟嘟……”

她還冇反應過來,手機就被掛斷了,也不確定對方究竟是幾個意思。

之後在惴惴不安中期待了兩個多小時,忽然接到一個陌生來電,“您好,請問是張念娣小姐嗎?”

“你是?”她略微跼蹐地低聲問道。

男人口吻中冇有一絲溫度,“遲未晚小姐讓我來接你。”

“去哪?”她依舊膽怵。

“請您先下樓吧。”男人冇有向她多說些什麼的意思,直接要求道。

因為張念娣所居住的公寓,安保和私密性在本市各個小區都是名列前茅的,能進來的人不是業主就是身份頗有特殊的大人物。

所以她更加懷疑遲未晚的身份不一般。

懷揣著種種疑問和忐忑下樓,便看到了停到門口的三輛超級大型豪華轎車。

正在她萬分詫異時,有兩位身著黑西裝,帶著特殊袖徽的高大男人從車上下來,走到她跟前齊齊做出一個“請”的手勢,令人難以拒絕。

“你們到底要帶我去哪?”她坐上車後依舊忍不住問道。

“到了您自然就知道了。”跟物業公司打完“招呼”回到車上的男人,輕瞥了眼後視鏡,遂一邊係安全帶,一邊禮貌地說道:“路程有點遠,您可小睡一會兒。”

將近兩個小時的車程,她既困又不敢睡,對未知的恐懼戰勝了深沉的睡意。

而車窗外飛快倒退的景色暗示她,目的地是她這輩子都不可能想象得到的地方。

車輛最後停在了一座古香古色似古城的建築前,下車後便有一位風度翩翩的老先生將她領進屋內。

大管家帶她來到餐廳,並示意她坐下,“小姐正在洗漱,很快就會過來,請問需要吃點什麼嗎?”

“牛奶和蛋糕,可以嗎?”她怯生生地問道。

“當然,請稍等。”大管家儒雅一笑,便下去吩咐人給她準備。

剛吃上美味可口的蛋糕,就看到這座建築裡唯一的熟人慵懶地走到她對麵坐下來。

遲清野麵無表情地打招呼道:“早。”

“早。”張念娣立馬放下叉子,一臉拘束地迴應道。

她輕瞥了對麵的盤子一眼,淡淡道:“你就吃這個?”

“嗯,早餐有喝過粥。”張念娣微微頷首,有些不自然地應答道。

她不以為意地“哦”了一聲,然後接過大管家遞過來的藥和水,準備一口吞下時,發現張念娣滿是好奇地看著自己手中五顏六色的藥丸。

於是,她決定認真而籠統地向對方解釋道:“給你介紹一下,這是我的朋友鎮定劑,如果冇有它的幫助,我總會讓自己傷心欲絕亦或是暴怒,隨時都有失控的可能。”

張念娣聞言,知道自己的好奇冒犯到了對方,遂滿懷歉意道:“對不起。”

遲清野無所容心地嚥下令她厭惡的藥丸,又喝了一大口水,放下杯子緩了緩那份身心上的不適,才直奔主題,“對於星辰娛樂,你瞭解多少?”

“我是不是該先瞭解你的身份。”張念娣鼓起勇氣反問道。

總不能這樣不明不白的合盤托出,最起碼得瞭解自己的準戰友是誰。

“抱歉,是我冒失了。”遲清野的神情有些懨懨,而嘴邊卻隱含幾分深覺有趣的笑意。

她看張念娣的眼神,好似歲月靜好中的一把柳葉刀,正在試圖劃破對方的所有偽裝,強取豪奪。

每一分每一秒,那視線都像是窺探內心的光,使張念娣感到莫名的侷促。

沉滯片刻,她終於收回審視般的目光,開口自我介紹道:“我的真實姓名叫遲清野,是遲氏財團的所有人,也就是你們口中的資本本資,很榮幸認識你,張念娣。”

“……”

張念娣頓時目瞪口呆,想不到也不敢相信,自己居然能接觸到站在遲氏財團頂端的資本家。

是翻身,還是萬劫不複,或許就看這一次的造化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