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巧月繁體小説 > 曆史 > 撫宋 > 第540章:要點

撫宋 第540章:要點

作者:槍手1號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8-05 09:32:30 來源:uu

楊萬富帶著王柱、範一飛以及楊斌三名統製走進蕭誠的房間的時候,看到的隻是蕭誠的背影。

蕭誠正凝視著艙壁之上掛著的一副地圖。

“撫台!”四員武將齊齊抱拳躬身。

蕭誠轉過身來,衝著他們招了招手。

四人會意地走了過去,站在蕭誠的左右,一齊看向那麵地圖。

地圖之上,有一個點被畫了一個紅圈,然後又有一條紅線直插南方。

四人都是老行武,一看便明白了蕭誠的意思。

有宋一代,文貴武賤,武將一直受到文官的壓製,這一弊端,倒是使得在宋朝,武將想要造反那是難上加難,但同時,也使得部隊的戰鬥力相當的低下。很多讀了幾本兵書的文官們,大概認為自己差不多是孫武再世,總是想要文治武功,兩路並進,作戰之時瞎伸手,基本上這樣的事情一旦發生,宋軍的失敗也就不可避免。

真正的文武雙全的官員不是冇有,但的確很少。

蕭誠,或者就是這極少數中的最為出色的一個。

在他麾下為武官,是一件極其舒服的事情。

因為一直以來,蕭誠隻決定要打那裡,至於怎麼打,那是武將們的事情,蕭誠從來都不去插手屬於武將們的事情。

他隻管戰略上的事,戰術上的事情,他自認比起那些經驗豐富的將領們差得太遠,所以還是不要瞎伸手,免得壞了大事。

“襄陽?”楊萬富低聲念道。

蕭誠重重地點了點頭。

“襄陽!按照吳可帶回來的情報,我估計,接下來遼軍可能會大舉進軍京西北路,京西南路,然後拿下南陽,進逼襄陽,如果讓他們將襄陽奪了,那我們以後的麻煩可就大了!”

楊萬富有些不解,看著蕭誠道:“撫台,東京失守之後,遼軍如果要南下,應當有東中西三條路可選,在東線,遼軍可以自東京始,進攻徐州,然後拿下淮河區域,進而控製合肥諸地,進逼南方,襄陽這一路可算是中線,目前西線從秦嶺取漢中暫時不用考慮,為什麼您僅僅隻擔心襄陽而不是東線呢,在我看來,東線似乎比中線更危險一些。”

蕭誠一笑道:“看來楊將軍還是很下了一番功夫的,連南北對峙北方有可能南犯的三條行軍線路都研究清楚了。”

“自從撫台說過有可能形成南北對峙之後,我便找了許多曆史之上相關的戰事來細細研究了一番,倒也是頗有所得。”楊萬富道。

“很好,一個不讀書的將軍,是成不了一個好的統帥的,這一點,你們幾個,要好好地跟著楊將軍學習!”蕭誠看了一眼另外三名將領。

“是!”三人連連點頭。

“之所以我擔心襄陽而不是東線,一是基於吳可帶回來的情報,二是基於遼國國內目前的局勢,三來,也是因為遼國皇帝耶律俊的身體。”蕭誠道:“三點綜合分析,我估計襄陽是最有可能的。”

“還請撫台詳解。”

“遼軍攻下東京之後,幾乎所有的軍隊,都在京畿周邊掃蕩,掠奪,唯有耶律敏這一支部隊,一路向南,京西北路,幾乎已經被他打穿了,一旦他徹底拿下京西北路之後,那京西南路就是他眼中的下一聲肥肉了。”蕭誠道。“眼下,京西北路的抵抗可了京西南路一定的時間來調集兵馬扼守襄陽,但匆忙聚集起來的兵馬,能不能頂提住耶律敏的屬珊軍還得兩說。”

“襄城與樊城互為犄角,前有漢江,後有硯首山,遼人想要打下來,隻怕不容易!”王柱道。

“不管做什麼事情,都不能心存僥倖,萬一呢?要是襄陽一旦失守,那可就真是麻煩了。”蕭誠道:“遼人以後就可以扼襄陽,背靠南陽盆地,好整以遐地來準備南征,而扼住了漢江的咽喉,又可以方便他們訓練水軍。”

看了諸人一眼,道:“這也是為什麼遼人眼下不會走東線的原因之一,因為即便他們拿下了徐州,接下來在淮河流域,麵對著水網縱橫之地,他們還是守不住的。而拿下了襄陽,那就完全不一樣了。南船北馬,就是在此為分界線的啊!”

眾人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

“其二,便是他們國內的原因了。”蕭誠接著分析道:“耶律俊的身體不行了,隨時都有可能翹辮子,而他們的皇後太過於強勢,耶律俊活著,自認為能夠掌控大局,可是他肯定要擔心他一旦死了,誰來製約皇後?”

“您是說他們有可能有內訌?”楊萬富脫口而出。

“耶律俊一定會想在死前,替他的兒子掃除一切障礙,現在,他最大的敵人趙宋已經亡國了,那麼,剩下的就是內部的問題。所以眼下,他們絕對不可能大規模地向南方進軍了,因為耶律俊要先行解決掉皇後這個大麻煩。”

“所以他把皇後的親信將領耶律敏,完顏餘睹這些人派了出來進攻襄陽,其實也就是想拖住耶律敏等人,但遼國皇後不是泛泛之輩,難道看不出來?”楊斌作為世家之子,對於這些陰謀詭計,倒也熟練。

“她當然看得出來,她隻是不在乎!”蕭誠的腦子裡浮現出了一張麵孔,聽說她在風淩渡與大哥見了一麵,也不知這一輩子,自己還冇有機會再次見到她。

想到這裡,蕭誠不由得覺得心刺痛了一下。

是的,她不會在乎。

從她這些年來表現出來的手段來看,隻怕對這些事情,早有預料,甚至於是早做了安排,不管耶律俊想要做什麼,最後,都會落入到她的算計中去。

如果耶律俊身體康健,那小妹不見得是他的對手,但對於一個纏綿病榻多年,已經快要死去的傢夥來說,他的吸引力,自然是遠遠比不上一個身體健康而且手腕淩厲的皇後的。

一個病人,不太可能毫無瑕疵地掌握大局了。

他能夠絕對信任的人,也就隻有那麼幾個,如果這幾箇中有一個被突破,那對於耶律俊來說,就是滅頂之災。

而耶律敏順從地向南而行,說不定也是小妹的順水推舟,她也想出其不意地拿下襄陽吧!

一旦讓她握有了襄陽,即便現在耶律俊馬上就死了,遼國大軍馬上就要大規模地撤退,他們的內部會出現大幅度的調整而導致實力肥損,但對於她來說,也就足夠了。

等她收拾好了國內的那些事情,回過頭來,襄陽就是插在南方心口之上的一把刀。

所以,不管怎麼樣,襄陽絕對不容有失。

隻要將襄陽握在手中,那麼在將來,南方便能在此作出有效地防禦同時也可以依托這裡做好北伐的準備。

楊萬富恍然大悟地道:“撫台,難怪您選擇在江陵府與南方諸路撫臣會盟,其著眼點,莫非也是在襄陽嗎?”

蕭誠微微點頭道:“自然,如果襄陽有失,將來整個江漢平原就會完蛋了。選擇在江陵會盟,其實也是在做萬全準備,萬一戰事焦著,到時候我們可以在會盟之後,順勢便出兵援救,確保襄陽無虞。”

“撫台思慮周全。”

“守好襄陽,進而我們便可以經略經略南陽盆地啊!”蕭誠接著道:“南陽盆地可是關中、漢中、中原、江漢之地的旋轉門,四麵可入。而且,我們守住襄陽,也可以給活躍在大洪山、大彆山、秦嶺之內的那些抵抗遼軍的地方武裝、義勇軍以更大的支援與勇氣,可以幫助他們壯大力量,積少成多,聚沙成塔,終有一日,形成滾滾洪流,一舉而向北進發。”

“聽說張誠現在便在熊耳山中聚集了不少誌同道合之士抗遼!”楊萬富道。

“我派人去聯絡過了,那張誠便愛搭不理,氣得我派去的人扭頭就走了。他現在手裡也就馬人,人雖然不多,倒都是些精悍之輩。”吳可道。

“他是因為你們是我的麾下。”蕭誠也有些無奈:“老張太尉死在我大哥手裡,小張太尉這個心結,隻怕一時是無法解開的。繼續派人吧,小張太尉有人脈,也有手段,將來秦嶺那邊,他必然能做出一番事業出來。”

“是!”吳可點了點頭:“我們在秦嶺那邊,也有好幾支人馬,多的有幾百人,少的有百餘,如果能與他們聯合起來,湊到一塊,倒也時不能地便能給遼人添一點麻煩。”

蕭誠轉頭又看向了楊萬富:“現在你明白,我為什麼要如此看重襄陽了吧?我現在最擔心的,就是襄陽守不住,所以明天,楊將軍,你便帶領天武軍、天狼軍先期出發,沿長江直下然後轉入漢江,用最快的速度,去支援襄陽!”

“我軍自然是冇有問題!”楊萬富道:“隻是撫台,我軍畢竟是客軍,荊湖路、京西南路等地又不似夔州路陳轉運使這樣是自己人,我們這樣大軍進攻,會不會引起誤會或者讓他們有什麼想法?要是出了磨擦,不免讓人擔心!而且我們既然是搶速度,而且又是奔著與遼人大乾一場去的,那就必然是要多戴軍械而少帶糧秣,沿途便需要地方上補給糧草,如果他們對我們心懷疑慮,不給糧草,我們反而就麻煩大了。”

“羅信與江雄已經去荊湖路協調去了。”蕭誠道:“而且胡屹現在也正在荊湖,你還覺得有什麼問題嗎?”

聽說胡屹在荊湖,楊萬富倒是笑了起來。

“這位胡公在,那我就放心了,等我到了荊湖,就把他請到船上,坐在船頭,看誰敢攔我們,他那些嘴,足以把死人罵活。也就......”

話頭戛然而止,屋裡所有人都有些尷尬。

蕭誠哈哈一笑:“也就我蕭二郎臉皮厚,不管他胡屹怎麼罵,都是臉不紅不跳。”

“也就是撫台您宰相肚裡能撐船,換個人,找個機會不早就弄死他了,不能殺他,還不信他連病都不生嗎?一場傷風也是能死人的。”楊斌冷冷地道:“那胡屹自己個也是心裡明白的。”

蕭誠打了一個哈哈:“不管怎麼說,眼下胡公是能幫我們大忙的,而且有他在,將來小安上位,登基也能少更多的阻礙。胡公的名聲還是極佳的,有他認證,便能讓許多人信服。”

眾人都是默默點頭。

胡屹做實事的確是不行,教書嘛,也就那樣。屬於那種自己肚子裡有貨,但是倒不出來的老師。不像岑老夫子,自己有一分,能教出兩三分的學生來。

但這個人脖子硬,不怕死,梗著脖子與蕭誠鬥了這麼多年,倒是為他贏得了天下名。

趙安的身份一旦得到他的承認,自然也就會讓天下承認。

因為所有人都知道,胡屹這傢夥,絕對不會跟蕭家狼狽為奸穿一條褲子的。

說起來,蕭家父子兩代人,可是把這個傢夥給得罪狠了。

打人不打臉,

這兩爺子,可是把人摁在地上啪啪打, www.uukanshu.com你說胡屹能不恨嗎?

不過恨歸恨,倒敢不妨礙做正事。

反正胡屹的態度就是,正事我配合,甚至可以為你賣命,但私下裡,照樣罵得你狗血噴頭。

這樣的人格,蕭誠倒又是喜歡,又是厭煩。

下達了命令之後,蕭誠便懶得再管這些事情,爬到船上矇頭大睡,至於楊萬富他們怎麼調醒水師,怎麼安排出征,那是他們的事情。

一覺睡到大天亮爬起來的時候,三員將領已經是來辭行了。

看著他們三雙黑眼圈,蕭誠隻是拍了拍他們的肩,道:“到了襄陽,可彆丟我的臉,好好打仗,襄陽守將呂文煥,樊城守將範天順都是有真本事的,彆讓人瞧不起。而你們的對手耶律敏那傢夥,就更厲害了。當年便連家兄也對其是稱讚不已的。”

說到這裡,三人中的王柱已是垂下頭去,眼眶是早就紅了。

他曾經是耶律敏的部下。

世事弄人,他是真冇有想到,再見麵時,兩人已是要生死相搏了。

“另外有一件事,我得給你們說清楚了,絕對不允許與那耶律敏單挑啊!”蕭誠道:“你們乾不過他的。”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頂點小說網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