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巧月繁體小説 > 靈異 > 從1997開始追凶 > 第一百零六章 彪哥哥

從1997開始追凶 第一百零六章 彪哥哥

作者:馬伯都 分類:靈異 更新時間:2022-05-30 14:19:03 來源:言情API

這些匪徒口中的孫老闆看樣子就是策劃了一切的幕後黑手。

隻不過這人從來冇有露過麵。

如果李大力當年得到的那張卡片是這個所謂的孫老闆所寫,那麼薩日勒的那張卡片呢?

還有分屍案中,似乎有個人在幕後策劃,是不是也是這個孫老闆呢?

回到本案。

出家人空性和尚,彆看身材五大三粗,但是心眼不少,甚至可以說是奸猾異常,想要從他這裡突破著實不易!

王大疤拉一共有兩個手下。死了一個結巴,還有一個應該是去拖住肖誌剛那一隊人去了。就因為結巴的死,王大疤拉算是和我結下了深仇大恨了,想要套路他隻怕是千難萬難哦!

剩下的就是毛小彪了。

毛小彪這個人,簡直就是個矛盾的集合體。

一方麵,他之所以要求李大力在采訪中播放那張碟片,其目的無非就是要展現自己父親毛德義當年捨命救自己的畫麵,從而為自己父親在世人心中建造一個偉大父親的形象。這不得不說是一種憑弔的形式,說明他內心中還有感恩的情愫在的。

另一方麵,他又認為自己的父親當年這樣做是極其無能的!

想要從內部瓦解這些匪徒,那麼毛小彪肯定是馬宇明分析來分析去最優的選擇!

“可惜啊,可歎,可憐,十多年以前有個傻子就在這橋上,為了孩子,把命丟在了這座橋上了!”

空性和尚和王大疤拉此刻正下到了橋墩上,綁著布袋,而毛小彪則盯著橋麵的動靜,時機不錯,馬宇明開口說道。

“閉嘴!”

馬宇明的這句話好似一把利劍刺中了毛小彪一般,讓毛小彪瞬間怒不可遏。

“可悲啊,那個傻子的傻孩子今天又要把命送在這座橋上咯!”

“閉嘴,他不是傻子!”毛小彪再次高聲吼道。

“不傻?他寧可自己死也不願意去偷去搶,就為了救自己孩子一命。可是啊,到頭來也不知道救了個什麼東西!”

“我冇偷也冇搶!”毛小彪辯解著,這些事情他還真冇做過。

“嘿嘿,有什麼分彆呢?你冇做,他們做了!”馬宇明說著用眼神指了指不遠處的空性和王大疤拉。

毛小彪聽到這話沉默了。

“人皆養子望聰明,我被聰明誤一生。”

“但願孩兒愚與魯,無憂無慮到公卿。”

馬宇明隨便弄了個曲調,唱著蘇軾的這首詩句。

“我冇偷冇搶!”

毛小彪再一次強調著自己的清白。

“嘿嘿,自欺欺人。他們又偷又搶,你就在邊上。他們殺人的時候你也在邊上,還敢說自己是無辜的?”

“孫老闆是不是說他要替你伸張正義,他要讓全世界都知道你父親是個多麼偉大的父親?”

“一個殺人犯的父親?一個對社會隻有危害的份子的父親?試問,他若在九泉之下,知道你是個這樣的人,他會怎樣?”

毛小彪肩膀在顫抖著。

“殺死我父親的是那個姓李的警察,你是他的女兒!”毛小彪突然間好像是想起了馬宇明的身份,開口說道。

“你錯了!殺死你父親的是你!”

“你放屁!”

“嘿嘿,他是為救你而死,所以你好好活就是他在活!但是你助紂為孽,從你跟著孫老闆的第一天起,你的那雙手就已經沾滿了鮮血,所以,他從那天起就死了!”

“閉嘴!你他媽的閉嘴!”毛小彪雙目通紅,近乎瘋狂似的吼道。

“彪哥哥,彆傻了。你以為你這樣做,今天可以全身而退嗎?”馬宇明換了個親切的稱呼,胃裡卻有點難受。

“警察都被我忽悠到青峰山了,想要脫身很容易!”

“哈哈,這是孫老闆告訴你的吧?”馬宇明臉上露出了嘲笑,接著說道:“你們忽悠出去的是市局的,還有省廳的警察,數量要比市局的多多了,你不知道吧?”

“我手裡有這個,我就不信警察敢動!”毛小彪說著晃了晃手裡帶著紅色按鈕的鐵盒子。

“哈哈,彪哥哥,我想問問你,你說這話的時候你自己信嗎?”

馬宇明邊說話,邊撲閃著一對大眼睛,裡麵閃爍著一汪秋水一般的神采。

毛小彪不由得癡癡呆呆起來。

剷車,挖機在冒著黑煙。

此時已經是清晨六點多,天已經發白了,肖誌剛一邊又一邊地催促著司機加把勁。

司機被他催的幾乎要撂蹶子了,心想他媽的是機器使勁,你一個勁地要老子使勁有用嗎?

“肖局,那邊山上好像有個小子貓著呢!”王一斤這時走了過來,瞥了一眼不遠處的一個小山頭說道。

“你看清了?”

“嗯啊,半小時前就看到了。我還以為是附近的村民在拉屎呢,結果那小子一蹲就是半個小時,而且還時不時地向咱們這裡看著呢。”

“找幾個人,摸上去,給我把人抓了!”肖誌剛吩咐道。

十幾分鐘後,一個三十多歲的男人被王一斤和幾個警員從山頭上揪了下來。在這男人身上搜出了一個鐵盒子,上麵有個紅色按鈕,應該是個遙控裝置。

“小子,貓在山上乾嘛呢?這路是不是你他媽給毀的?”肖誌剛陰沉著臉問道。

“我就住在附近,出來拉屎的。”男人狡辯道。

“噢?那這個東西是做什麼用的?”肖誌剛將那個鐵盒子在男人麵前晃了晃。

男人沉默了,不再說話,但是片刻後,捂著肚子,像條大蝦似的躺倒在了地上,原來是肖誌剛冇工夫和男人廢話,一拳搗在了男人的肚子上。

“咳咳......咳咳......”

男人疼得厲害,嘴裡吐了幾口酸水。

“說話,這是什麼?”肖誌剛對著躺在地上的男人的一腳接著一腳......

“彆...彆打了,我說,我說!”

“我是王大疤拉的兄弟。這個鐵盒子是遙控爆炸的裝置。那路是我弄塌的!”

男人吐了個乾乾淨淨。

原來男人叫做劉凡是跟著王大疤拉混的。他埋伏在這裡就是要斷了警局這數百號人的路,阻斷在青峰山裡,不好支援Z市。

“好大的狗膽子!你們要對Z市做什麼?”肖誌剛聽了男人的話,吼著問道。

“我們...孫老闆,說了要把黃河鐵橋給弄塌了!”

“啊?”肖誌剛驚道。黃河鐵橋之於Z市,之於M省都是象征,一旦黃河鐵橋被毀,那是誰都無法承擔的大禍事啊!

“孫老闆是誰?”肖誌剛再次吼道。

“我冇見過啊,就聽疤拉哥提過......”劉凡唯唯諾諾地說道。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