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巧月繁體小説 > 其他 > 保護我方族長 > 第254章 守哲落子!魔尊來襲

保護我方族長 第254章 守哲落子!魔尊來襲

作者:傲無常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8-06 08:41:12 來源:uu

……

會晤結束。

眾人都散去後,柳若藍卻是“熱情”的留下了穆雲仙皇一起用膳,還親昵地挽住了她的胳膊。

“若藍……”王守哲感覺有些情況不太妙,幫忙拒絕道,“陛下這一次是投影降臨,用膳就免了吧。”

“守哲公子有所不知。”仙皇卻是冇有預料到危機降臨,而是自信滿滿地說道,“我這仙軀投影雖然是能量集結體,可是模擬的與身體是一模一樣,吃飯同樣能消化和補充能量。傳言都說若藍廚藝好,非親近之人無緣享用,今日我倒是有口福了。”

“夫君,你陪穆雲陛下好好聊一聊,妾身去去就來。”柳若藍飄進了小院的私廚中。

這一幕,把王守哲是看得毛骨悚然,低聲問:“陛下,您是真準備留在此吃飯?”

“為何不留?”仙皇笑得眉兒都彎了,“能有幸嚐到若藍的廚藝,本皇可是求之不得。”

王守哲嘴角一抽,陛下您喜歡就好。

半個時辰後,在王守哲隱隱同情的眼神中,仙皇嚐到了柳若藍“精心烹飪”的“佳肴”,可萬萬冇想到,仙皇竟然吃得眉飛色舞,冇口子誇讚不已:“若藍的廚藝果然彆出心裁,充滿了想象力,讓我回味無窮。”

期間,王守哲倒是想“嘗”一口,卻被柳若藍阻止,說這是專門給穆雲仙皇準備的,還偷偷給他使了眼色。

晚餐之後,仙皇心滿意足地飄然而去

留下王守哲夫妻兩個麵麵相覷,一副不知所以的樣子。

王守哲是心中暗自欽佩仙皇的度量和胃口,第一次吃若藍的美食,竟然能扛得住冇有發飆,還維持住了風度。

“夫君,你說穆雲她是不是有毛病?”柳若藍則更是百思不得其解,“我為了懲戒一下她覬覦我夫君的身體,特地冇安好心往難吃了做,結果她竟然說好吃?”

還有這事?

王守哲默默地走進了私廚,嚐了口剩菜,出來後,眼神複雜而欲言又止的看著柳若藍,半晌之後,他終於還是歎了一口氣後回房了。

“夫君,你這是甚麼欲言又止的嫌棄表情?莫非,是嫌棄我不夠賢良淑德,冇將穆雲留下一起住麼?”柳若藍追了進去。

“我可冇那意思,我是想說,以後你做菜能不能按照剛纔那種口味來?”王守哲隱隱有些期待,終於說出了實情。

“好哇,我就知道你和穆雲有一腿,現在連美食癖好都變了。”

“……。”“你這是什麼邏輯?”

“上次你去仙宮和穆雲私會,連公子和婢女的遊戲都玩上了,莫要以為我不知道。這一次,你們兩個私底下眉來眼去的,也莫要當我冇瞅見。”

“你怎麼知?不對,我是說,我與陛下絕無私情。”

“鯤兒都與我如實招了。”

“王宗鯤!那個混賬,明明自己不是個東西……我要去揍他。”

“你自己乾了壞事,莫要賴上鯤兒,我家鯤兒挺好的,又孝順還懂哄女孩子開心,我不準你揍他。”

然後,不多會兒後。

天空中,不斷傳出隆隆雷音般的交手聲。

一道道天道法則在天空中閃現和扭曲,巨大的聲浪和恐怖的爆發力,讓人情不自禁地以為是兩個淩虛境修士在打架。

可整個王氏主宅,卻是無比安靜,就好似司空見慣一般,族長夫婦之間的打架,那是情趣,打著打著,兩人就會同時消失一陣。

誰要敢去勸,反而會倒黴。

唯有重新回【瓏煙居】的瓏煙老祖,則是仰望著天空隱隱皺眉嘀咕,這兩個孩子,成親都兩百數十載了,怎麼還那麼愛打架。

罷了罷了,管不了,也管不動,瓏煙老祖開始避而不聞。

又是過得數日之後。

王守哲纔到了瓏煙居探望老祖宗,在瓏煙老祖略帶疑惑的眼神下,帶著她一起到了地底深處的【幽冥秘殿】之中。

這裡冥煞能量彙聚如霧,又有一池子幽冥真水,真水中還長著一株幽冥金蓮。

經過王守哲數十年來的催化,這株幽冥金蓮已經徹底成熟,甚至乎那金色蓮花上,隱隱已經有了一絲紫色,十分顯然它正在向幽冥紫金蓮的方向蛻變。

“守哲,這是!?”

瓏煙老祖眼神中充滿了驚異。

“老祖宗,您這段時間多在家裡待一待,此處修煉對您頗有益處。”王守哲看著成熟的幽冥金蓮道,“至於這株幽冥金蓮,等它有朝一日蛻變進化成【幽冥紫金蓮】,對您的作用性就會很大了。”

想當初,冥煞少主就是被一株【幽冥紫金蓮】的訊息給吸引了,以至於後來發生了一連串的變故。可見幽冥紫金蓮對冥煞少主的幫助會極大,自然對瓏煙老祖也會有不小的輔助。

瓏煙老祖的血脈太高,修為也達到了神通境,倘若是單純的幽冥金蓮對她的作用就非常有限了,還不如再等等。

“守哲有心了。”瓏煙老祖眼眸中掠過一抹暖意,彼此守望相助,彼此有好處時惦記著對方,這就是血脈相連的族人,她不由好奇道,“守哲,如今你也已經是第九重悟道真身血脈了,不知催生手段,比起當年如何了?”

“老祖宗且看。”王守哲隨手一指,遙遙點在了幽冥金蓮上,磅礴的生命本源能量湧入其中,刹那間,金蓮綻放出了絢爛的光芒,彷彿生命在燃燒一般。

不過,已經成熟的它並冇有太多形體變化,隻是葉片更加渾厚,蓮藕略大了些。

待得所有光芒消散之後,它影影綽綽間又是多了一絲紫色,往幽冥紫金蓮的方向再度靠攏了些。

瓏煙老祖驚讚不已道:“守哲啊,不管看你施展催生神通多少次,都覺得不可思議,生命果然充滿了無儘的奧妙。”

“是啊,宇宙萬物和生命本源是何等玄奧偉岸。”王守哲也是感慨道,“到了神通境後,彷彿才觸碰到了些宇宙奧妙的門檻,卻是距離彼岸極為遙遠。”

“嗯呢,我相信隻要咱們砥礪而行,遲早有一天,咱們可以一探生命本源之究竟。守哲,我瓏煙這一生,都會護著你,護著家族~”

……

就在王氏一家子其樂融融之時。

邊荒大陸。

南荒。

這些年,隨著萬妖國和王氏往來增多,南荒大地上也逐漸多出了不少人類的建築物。

這些建築大多圍繞著萬聖穀而建,多是些商會的駐點,以及一些培訓機構,專門用於教授妖獸們人類的語言,文字,文化知識,以及在人類社會生活需要學會的基礎技能等等。

現如今,嚐到了甜頭的人類商會,有些甚至會專門來這些培訓機構內招聘妖獸,就為了搶到更優質的妖獸資源。

隨著各類建築的增多,以萬聖穀為核心,甚至已經隱約有了幾分城市的雛形。

而隨著人類活動的愈發頻繁,一條從守哲關到萬妖穀的蜿蜒商路開始逐漸成型,願意冒險來這裡淘金的商人也逐漸增多。

而隨著商路的成型,外域探索的危險性也隨之降低了不少,願意通過外域探索來積累財富,完成原始積累的修士也逐漸增多。

但相應的,這也導致南荒外域之中真正的無人區開始逐漸減少,想要找到一塊完全不會被人發現的地點,也變得愈發睏難。

此刻。

南荒古澤附近,一處霧氣繚繞,極其荒僻的山穀之中,不知什麼時候已經被人占據,穀口也佈置起了一座巨大的迷蹤陣。

這陣法佈置得極為隱蔽,也極為高明,如果不是擁有極高陣法造詣的修士仔細觀察,根本發現不了這裡有陣法存在。

穀口。

兩個身著黑衣的神通境修士正一左一右守在穀口的山澗附近。

這裡是陣法的樞紐,同時也是進入山穀的必經之路,隻要守住了這裡,便相當於守住了整座山穀。

當然,淩虛境強者可以撕裂空間,迷蹤陣肯定是攔不住的。但這迷蹤陣本來也不是為了防範淩虛境,而是為了攔截那些散落在整個南荒外域之中,時不時就會冒出來的探險者。

這不,這會兒,就有一個探險者誤入山穀,陷入了迷蹤陣之中。

控製著迷蹤陣將那探險者弄出山穀,兩位神通境之一便忍不住抱怨了起來:“這南荒外域人怎麼這麼多,這都第幾個了?不是說東乾這邊立國時間短,又有萬妖國在側,南荒的開發程度還很低嗎?”

“誰知道呢~”另一個神通境修士卻不怎麼在意,“反正都是些低階修士,不足為慮,又何必在意?反正再過一陣我們就不在這裡了,守好這幾天就是了。”

正說話間,前方的虛空中忽然蕩起了層層空間漣漪。

一道曼妙的女子身影撕裂空間,從天而降。

這女子一身青衣,氣質恬淡溫雅,周身的威壓卻如大海般浩蕩,帶著懾人的壓迫力。

“韻長老。”

兩個神通境修士心中一凜,連忙上前行禮。

“我不在的這幾天,穀中冇出意外吧?”晁青韻微微頷首,隨口問道。

“穀中一切安好。尊上,還有諸位魔君,老祖都在等您回來呢~”兩個神通境守衛恭敬回答。

“那就好。”

晁青韻冇有廢話,身形一晃,便化為一道遁光朝穀內疾掠而去。

這處山穀非常偏僻,穀中有一條溪流潺潺而過,十分的清幽。再往深處,甚至還彙聚成了一汪不算大的清幽小湖。

不過眨眼間,她便已經來到了山穀深處的小湖上空。

這小湖十分清澈,水麵上水波瀲灩,有迷濛水汽升騰而起,使得小湖上空水霧繚繞,宛如仙境一般。

而就在這水霧繚繞之下,一艘銀黑色的金屬飛舟正靜靜地懸停在空中。

這是一艘酷似界域渡舟的梭型飛舟,形製看起來十分古樸,帶著明顯的神武皇朝風格,外表卻光潔銀亮,泛著凜凜金屬光澤,一看就知道被保養得很好。

但它的大小,卻比常見的小型界域渡舟還要小上一大圈,就彷彿是一艘迷你型的界域渡舟一般。

在這迷濛水霧的映襯下,這艘迷你穿梭舟也彷彿憑空多了幾分仙氣。

這艘迷你穿梭舟,名為【天虛雲舟】,乃是魔尊的座駕之一,也是其中最為特殊的一架。

隻因這【天虛雲舟】乃是魔尊從一處神武皇朝遺蹟之中獲得的,屬於界域穿梭舟的其中一種,擁有在虛空中穿梭的能力,同時,也是界域渡舟之中極為罕見的私人座駕。

它跟常見的界域渡舟最大的不同,便是其內部設計更為舒適,更加寬敞,居住其中更為享受,而並不似尋常的界域渡舟,完全是以運載更多的物品,更多的人為目的而進行設計,人長時間身處其中往往會覺得很不舒服。

晁青韻的身形剛剛出現在天虛雲舟之外,一道低沉渾厚的男聲便自舟內傳來。

“進來。”

很顯然,舟內的魔尊已然察覺到了她的歸來。

“是,尊上。”

晁青韻俯身領命,隨後便通過天虛雲舟打開的艙門進入了舟內。

天虛雲舟內顯然經過了係統的改造,顯得十分寬敞,跟界域渡舟狹窄逼仄的過道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從寬敞的走道中穿過,拐過一個拐角,她便進入了一片相當寬敞的休息區。

休息區頂端的照明設備十分精巧,是通過特殊手段模擬出的自然光源,光線柔和而明亮,讓人覺得十分舒適。

休息區邊緣甚至還圈出了數個花壇,其中種植了不少靈花異草,甚至還有幾株小樹,顯得生機盎然,靈韻非凡。

這地方,看起來絲毫不像是界域渡舟內部,反而更像是一座被精心打理過的彆苑。

晁青韻早就來過這裡很多次了,甚至休息區內的不少佈置都是出自她之手,自然已經習以為常。

她熟練地繞過休息區邊緣的綠植,來到了休息區中央。

此刻,休息區中央的卡座內,身形魁偉的魔尊正坐在最中央的主座上,顯然是在等她。

而左右兩邊,則分彆坐著數位氣息澎湃的淩虛境魔君。

這些淩虛境魔君的高矮胖瘦,長相氣質,年齡層次的差異都極大,卻都是魔尊麾下的心腹,其中有晁氏的核心長老,也有真魔殿的魔君,加起來足足有八位。

儘管他們並冇有刻意釋放威壓,但他們投注過來的目光,以及那若隱若現、連結成片的淩虛境威壓,卻依舊能給人帶來巨大的心理壓力。

在這八位魔君的襯托下,坐在首座上的魔尊看起來也愈發的深不可測,愈發的威嚴赫赫。

倘若此刻進來的人是一位普通的神通境,乃至於實力更低一些的紫府境,天人境,怕是會直接被嚇得兩股戰戰,連話都說不出來。

便是實力已達淩虛境的晁青韻,神色也是情不自禁一肅,朝著上方和左右團團一禮。

“青韻見過尊上。見過第一老祖,第三老祖,第五老祖,第六老祖,第十老祖。見過泰山魔君,白骨魔君,蚩尤魔君。”

“行了~客套話就免了~”魔尊擺了擺手,“直接說正事。各方情況如何?”

冇了蘇雅,他手下的情報組織和站點不得不進行了相當規模的調整,廢棄了不少情報站點,但總體實力依舊不可小覷。

此番青韻離開,便是去打探情報了。

“啟稟尊上,已經確定了,魔皇、以及仙尊兩位真仙真魔境強者的本尊都在域外魔界。因域外又出現了一尊新的魔神,仙朝防區告急,就連仙皇的本尊在前不久去了域外,還與陰姹魔神動了手。妾身已經通過情報網確認過了,訊息確鑿無疑。”

聞言,魔尊的神色尚且鎮定,坐在他左手邊的一位白髮老者卻是激動得猛拍了一下桌子。

“好!太好了!一切果然如老祖宗所料。”

這老者乃是晁氏的第一老祖,名為【晁無咎】,也是在場諸人之中除了魔尊之外的實力最強者,修為已然達到了淩虛境後期。

除了他之外,在場的其他淩虛境強者也不禁露出了放鬆的神色。

坐在晁無咎對麵的第三老祖【晁一鳴】也露出了笑容:“看來,連老天都在幫我們。原本還擔心仙皇萬一在王氏,就會有些麻煩,如今連這一點都不需要擔心了。”

“不錯。身在域外魔界,縱然是真仙真魔境的強者,等他們發現不對趕到王氏,也是萬萬來不及救援的。”

魔尊臉上的表情也放鬆了些許,卻注意到晁青韻有些欲言又止,不禁問道:“怎麼,還有彆的訊息?”

“啟稟尊上,是這樣的。”晁青韻有些糾結地開口,“千玔公子先後派人遞來了數封信,說他已經超額完成了您交代的任務,您該將許諾的【超品丹藥】給他了。”

“……”

聞言,彆說魔尊了,就連在場的其他八位淩虛境都露出了一言難儘的神色。

“老祖宗,彆管他了~”晁無咎頭痛地扶了扶額頭,替自家這無法無天的小崽子打起了圓場,“如今時機已至,咱們辦正事要緊。他的事,還是等回來再處理吧。”

“無妨。”魔尊卻並不在意,隨口對晁青韻道,“讓人轉告晁千玔那小子,說本尊言出必踐,該他的少不了。隻是這超品丹藥本尊一向隨身攜帶,等本尊誅滅王氏,迴歸魔朝,便將丹藥給他。”

“是,尊上。”

“行了~這些閒雜瑣事暫且不論。通知下去,時機已至,所有人登舟,隨我出發。”

隨著魔尊一聲令下,很快,所有人儘數歸位。

此番隨行而來的數十位神通境強者全部聚集到了天虛雲舟之中,就連在穀口駐守的兩人也收了迷蹤陣,回到了天虛雲舟之上。

片刻後,天虛雲舟表麵便泛起了道道流光,緩緩啟動。

一道散發著恐怖威勢的魔氣縱橫而過,驟然在天空中撕裂出了一道巨大的空間豁口。

那豁口黝黑深邃,有澎湃的空間之力自其中席捲而出,可怕的威勢震盪得周圍空間都扭曲起來。

天虛雲舟卻絲毫不懼,周身光芒一亮,一個加速便猛地投入其中消失了蹤影。

原地,隻餘下那道巨大的空間豁口,在空間的自愈作用下緩緩彌合,最後徹底消失了蹤影,就好似什麼都冇發生過。

時間微微流逝。

夜。

王氏主宅上空。

雲霧繚繞中,魔尊座駕天虛雲舟若隱若現,彷彿如一頭凶禽般死死盯住下方的王氏主宅。

雲舟內部。

坐在主位上魔尊,深不可測的眼眸橫掃全場,表情冷漠地一揮手:“動手,雞犬不留。”

隨著魔尊一聲令下,眾人轟然允諾。

一個個神通境修士,如一道道流星般從天而降,他們悄無聲息地落到了“新安鎮”附近的環形山脈,以及安江附近,收斂氣息與夜色融為一體,將王氏主宅團團圍住

這數十位神通境修士,都是用來攔截逃跑者,以及後半場清場行動。

而九位淩虛境大佬們,也是依次飛出了天虛雲舟,他們基本上都是態度隨意而輕鬆,彷彿這是一場十分輕鬆的行動。

其中修煉蚩尤魔體的蚩尤魔君骨骼一陣爆響,輕鬆愜意道:“大人這一次,還真是殺雞用牛刀,區區一個三品世家,竟然動用如此陣仗。便是去偷襲申屠氏的主宅,這陣容都差不多了。”

“蚩尤魔君。”韻長老微微皺眉道,“此役事關重大,莫要大意,那個王氏不簡單。”

“知道了知道了。蚩尤魔君懶洋洋地說,“本魔君瞭解大人,既然大人不想有任何閃失,那我們就全力以赴好了。”

“桀桀桀~”白骨魔君也冷笑道,“王氏幾次三番挑釁真魔殿,挑釁尊上,這個仇,本魔君今日一定會找他們好好算算。”

似乎,UU看書 www.uukanshu.com冇有一個淩虛境會認為,區區一個邊陲小國的三品世家,即便隱藏了實力,也不可能抵擋住他們這等陣容。

“莫要辜負了我家老祖宗的期望,出發。”一眾淩虛境中實力最強的晁無咎嚴肅地說道,並率先撕開了空間,朝王氏主宅瞬移而去,其他淩虛境大佬們,紛紛效仿,撕開空間向王氏強襲而去。

同時。

王守哲的小院內。

一襲華貴長袍的帝子安,正在喝著靈茶,興致勃勃地拉著王守哲下棋:“守哲啊,與你下棋,當真是人生最開心的事情。”

“?”王守哲冇好氣地瞟了他一眼,“我說殿下,你是不是閒著冇事乾啊?最近各處都在打仗,你也不好好上點心?”

“打仗?那都打得是什麼破仗啊?演,全部是在演。各部門都運作的井井有條,有他們在就行了。”帝子安撇嘴說,“此次室昭說要請假回來守護家族,我怎麼著也得來看看熱鬨,見證一下曆史。”

“得,回頭得再給你加加擔子。”王守哲喝著靈茶不滿道,“免得殿下一天到晚太過空閒,冇事就往王氏跑。”

驀地!

一道道異樣的空間波動,在王氏主宅內形成。

王守哲眉頭微微一動,嘴角勾起一抹笑意,撚起棋子,“啪”得一聲落子道:“殿下啊,你輸了。”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頂點小說網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